Justisa

存文

【翻译】[pinto]Faggot by littlebirdtold

summary:

 
 
 

chris学校红人,犯错被zach老师惩罚的故事...chris始终纠结自己是不是同性恋,太可爱了 

--

“嘿,基佬!Yelchin!”Chris大叫道。“妈的,伙计们,看看他的嘴唇。我敢打赌,他肯定刚在卫生间给人吸了一发。”

Karl和Eric都咯咯笑出声来,Yelchin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但快步跑开了。Chris得意地笑笑,无视了Audrina从正站着跟她的朋友聊天的地方投射过来的责备目光。管她呢,反正跟他在一起她总是为了这个那个的原因不痛快。 

“哇哦,Audrina又生你的气了伙计,”Eric拍着Chris的肩膀说,“看起来今天你什么都捞不到了。” 

 “依我之见,Mr.Pine今天要留校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Chris在他能转身之前就僵在了原地。 

他的历史老师,Mr.Quinto,正严肃地盯着他,墨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嫌恶。Chris舔了舔嘴唇。 

 “我办公室,Pine。四点钟。” 

Quinto大步走开了。Karl吹了声口哨,“伙计,这回吸一发的得是你了。” 

Chris微微耸了耸肩,目送他的老师离开。Qtinto的脾气在他们学校简直是个传奇,他的留校也是出了名的残酷。Chris从来没被他留校过,但要是对自己诚实点的话,他的魂儿都快被吓掉了。历史大概是唯一一门让Chris试着一直低着头上科目,他不想让Quinto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这总是让他觉得像被操似的怪异和不舒服。只是这家伙太激烈太古怪了,Chris总是尽他所能的在课堂之外避开他。 

 看起来他的运气终于用光了。 

--

Chris敲了敲门但没等回应就迈进了房间。 

Mr.Quinto正坐在那张巨大的办公桌后,Chris进来的时候他甚至没费心从他的文书工作里抬个头。 

Chris清了清嗓子,“Mr.Quinto?” 

他的老师依然没有抬头,只是稍稍调整了眼镜。“Pine,现在几点了?” 

 “四点钟,像你说的那样。” 

“不,”Quinto温柔的轻声说,“是四点零七分。告诉我,Pine,你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优秀吗?” 

Chris把重心转移到另一只脚上,“不,先生。” 

Mr.Quinto依然没有抬头。“当真如此?但你的行为表明事实并非如此。仅在本周,我就抓到了你八次对同学使用某些不敬词汇。” 

Chris笑了笑,“这不是犯罪或者其他什么的,只是几句话而已。” 

 “几句话而已,”Quinto平静的重复道,“你听说过Bill Gerrard么,Pine?” 

 “呃,当然,”Chris边说边做了个鬼脸。Bill是------曾是------邻校两个月前割腕了的那个孩子。 

“你知道他坚决自杀就是因为他的同学欺负他是同性恋。他结束了生命因为像你这样的人开玩笑叫他同性恋,基佬,娘炮,水果蛋糕,还有许多其它的‘几句话’。” 

因为Quinto的语气,Chris有点畏缩,“嗯......” 

 “现在觉得自责了吗,Pine?” 

Chris还没来得及说话,Quinto终于他起了头。他的目光幽暗而沉重,像是要吞噬一切。这应该让Chris感到害怕的,可是没有,他反而有点......兴奋。 

老师的嘴唇动了动,“我觉得你没有,你觉得你比那个‘基佬’Bill强多了。是吗?”

Chris有点坐立不安,在Quinto强烈的注视下他越来越忐忑,感觉十分怪异却又温暖。他扬起下巴,“那我该怎么做?要是他被那些称呼击败了那他就是个软弱的懦夫。如果他真的为自己取向骄傲,那他就该让他们滚蛋然后一笑置之。在我看来,他比那些嘲弄他的人更恐同。” 

Quinto眯起了眼睛,身体靠在椅背上,表情怪异。“你说起来简单因为你他妈的什么都不知道。你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运动员,你有大把的朋友,你跟最受欢迎的拉拉队队长约会。你是个典型的红人,Pine。你对被人欺凌一无所知。” 

Chris下颌收紧,发痒地拳头想要挥上Quinto傲慢的脸孔。别管他是班上英语成绩最好的那个,他依然是一个‘愚蠢的运动员’。通常情况下,Chris不太在意这个-----姑娘们喜欢傻乎乎的运动员-----但有些时候,比如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迫切的需要他的才华得到认可。

在Chris还没想出一个不包含让他的老师滚蛋的答案的时候,Quinto又把注意力放回了文书工作上。 

Chris盯着他深色的头发,等待着。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Mr.Quinto好像完全忘记了他的存在。 

 --

  终于,Chris再也等不下去了。“先生,既然留校了那我该做点什么呢?”他咬着牙问道。

 “首先,”Quinto说,没有抬头。 “关门。”

Chris舔了舔嘴唇,心跳加速了。“为什么?” 

 “我说了把门锁上,Pine.” 

 皱着眉头,Chris照做了。“现在呢?” 

“到桌子下面来,吸我。” 

Chris张大了嘴巴,“什......什么?” 

“你听到我的话了,Pine,现在。” 

Chris的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然后他笑了。“你开玩笑呢,是吧?” 

Mr.Quinto抬起头,目光对上了他的眼睛,“不,我没有,Chris.” 

瞪大了眼睛,Chris向后退了一步,“你——你他妈疯了!我会把一切都告诉董事会——你会被解雇的!”

Quinto给了他一个微笑,Chris的脊椎传来一阵奇怪的战栗。“我们都知道你不会的。过来这儿,Pine.”他向后靠在椅子上,分开了膝盖。Chris看着绷紧了灰色西装裤的隆起,舔了舔嘴唇

 ‘’不,”他摇了摇头,眼睛紧盯着Quinto的家伙。妈的,他没法把目光移开。为什么他没法看向别处? 

 “过来,你知道你想这么做。” 

Chris尖锐的咯咯笑起来,“那是什么意思?” 

“我观察了你几个月了,你渴望老|二。我了解那些迹象。” 

Chris爆出一阵大笑,“你他妈疯了,我不是基——” 

  Quinto柔软温和的声音打断了他,“我要失去耐心了,Pine。过来,跪下。你会照你被告诉的那样做的。”

 他望着那双漆黑的眼睛,又向下盯着撑着Quinto裤子拉链的性|器——然后,有点恍惚。该死的! 

他在老师的双膝之间跪下,心慌意乱。他在干他妈什么?他可以——应该——离开的,Quinto阻止不了他。

 “拉开裤链,把它掏出来。”他的老师轻声指导道。 

Chris手指颤抖着拉开了裤子掏出了Quinto的性|器——他老师的该死的老|二!粗长而温暖的躺在他手心上,顶端已经渗出了晶莹的液体。Chris死死地盯着它。 

 “你真是个漂亮的男孩儿,”Quinto温柔的说,他抓住Chris金色的头发粗鲁的把他的头猛的往前拉,“现在,张大你的嘴,收起牙齿。” 

Chris张开嘴,看着Mr.Quinto泛着水光的、深红色的性|器慢慢靠近他的脸。他浑身发烫,几乎要烧起来了。妈的,他硬了。 

 "啊哈,这就对了”,他的老师将阴|茎操进Chris嘴巴的时候发出了嘶声道。 

Chris眼睛发烫,在Quinto粗暴的顶|弄他嘴巴的时候溢满了泪水,顶端的膨胀撞击着喉咙,几乎让他想吐。他试图反抗,但他的嘴巴被阴|茎填满,鼻孔里充斥着男性醉人的香气。他无法呼吸,无法思考,他的老师像对待一个十美元的妓女一样操着他时,他自己的阴|茎已经硬的快要爆炸了。 

Mr. Quinto在Chris的气息中喘息咒骂,叫着Chris的名字——叫他基佬,妓女、同性恋。这几乎激怒了他,但该死的,他身体的某些部分喜欢这些——喜欢这样被干,喜欢被操进嘴巴,喜欢老|二在嘴里进出的感觉。Chris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他失去了时间概念,整个世界都缩小到嘴里的性|器上。

 “哦,对,接着,”老师呻吟出声,更快更猛烈的将Chris的头拉向他的硬挺。“啊哈——”嘴里的性|器跳动着一股股喷射向喉咙。Chris咳嗽着试图推开,但Mr. Quinto压着他,强迫他吞下了所有。Chris乖乖照做,Quinto像爱抚宠物一样抚摸着他的头发,“好孩子。” 

 当老师终于允许他移动的时候,Chris双脚蹒跚,双膝颤抖,喉咙干疼,而且他的阴|茎太硬了,让他觉得如果他妈现在不马上来一发他一定会哭出来。 

在他的整个人生里他从来没有像这样恼火而又狂热。 

Mr. Quinto又把自己塞回了那堆试卷工作里,“你可以回去了,Mr.Pine.” 

Chris盯着他黑色的脑袋,“我会把这些告诉董事会,”他粗声说,妈的,他的喉咙被Quinto的性|器顶弄地又干又疼,“你会被解雇的!” 

 那个混蛋只是挑起了一根眉毛,“真的吗?请随意,Chris.”

 最后瞪了他一眼,Chris暴风一般冲出了房间,怒不可遏。 

他没有去董事会,而是撞进了最近的一间空教室,拉开牛仔裤,撸动着他肿胀的性|器,一次又一次的,很快他就到了,不得不紧咬着嘴唇来抑制即将滑出口的呜咽。

 --

Chris抱着一定要把这个混蛋的行径告诉父母的充分念头回了家,这样他们就能炒掉他了。最后,这件事以把他自己锁在卧室里狠狠地撸了一发告终,因为那股眩晕的冲动仍在他身体中嗡嗡作响,让他浑身疼痛。当他要到了的时候,他比之前更生气了。

 接下来的一天,数学课上,Chris依然气得冒烟而且十分认真的考虑要把所有事都报给董事会。他闭上眼睛想象着Mr.Quinto在Curtis校长通知他被解雇了的时候的脸色。想象结果太令人满意了,Chris微笑起来,他等不及要看到这一幕了。 

 化学课上,Chris想象着跟朋友们谈论是怎么整那个混蛋的。这次想象同样令人满意,之后Chris花了剩下的所有时间来对着自己傻笑。Mrs.Paker告告诉他让他专心点,但是她说这个的时候是笑着的,,Chris是她最喜欢的学生。女人们喜欢他。Chris喜欢她们这样,他喜欢她们的乳|头,光滑的大腿,他喜欢甜妞们。 

 午餐休息的时候,他跟Karl和Eric坐在一起,Audrina还在生他的气,管她呢。他吃了根香肠,而因为某些原因让他想起了Quinto的性器,两秒钟他就尴尬的硬了,他不得不扔下没吃完了午餐跑向了最近的洗手间。他把自己所在隔间里,边手|淫着边把三根手指放进嘴里,不住的吸吮舔舐。 

 离开洗手间之后,他在走廊里抓到了Audrina,他用力的亲吻她,引发了周遭的一片口哨和嘘声。当他睁开眼睛,他看见Mr.Quinto正带着一个奇怪的表情看着他。 

Audrina笑着推开他,“Chris,这可是公共场所,看在上帝的份上。为你裤子里的玩意做点什么吧。” 

Chris眨眨眼睛,看看她,又转回去看看Mr.Quinto——但他已经不在那儿了。 

 下节是历史课。 

 他想着要翘掉这节课——妈的他可是三年级了,他能偶尔缺堂课的——但他不想让Quinto认为他是个胆小鬼。去他的,他大摇大摆走进教室的时候想,大声的跟Eric还有Karl开着玩笑。他们坐在了通常坐的后面座位上。Chris没有往前看,相反的,他大声跟Karl讨论着Zoe的胸部。Karl认为她有个B罩杯的胸部,这个Chris嘲笑不止——她撑死也就有个A-Cup,显而易见。 

 “Mr.Pine,如果你讨论完了Saldana小姐内衣的尺码,你介意跟我们说一下滑铁卢战役是哪一年吗?”一个熟悉而冷静的声音传来,压下了教室里的私语声。 

Chris僵住了,他慢慢把头转向前,收紧了下巴。Quinto的问题完全离题了。就算他没认真听,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知道他们要讨论些什么——不是他妈的滑铁卢之战。 

 “1815年,”他看到Quinto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满意了吗?”他舔了舔嘴唇。 

“注意你的语气,Pine.”Quinto简单迅速地回应道,一只手插进了裤兜里。Chris目光顺着下滑,在他意识到Mr.Quinto在轻微调整着阴茎的时候睁大了眼睛。 

Chris紧盯着老师的性|器,无疑它一定在黑色的西裤下半硬了。他舔舔嘴唇,“知道了,先生。”

他没有转开目光——他没法这么做。他看着那团隆起在他的注视下越来越明显。Chris嘴里的唾液充满了记忆中那根阴|茎的味道。忽然之间,他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他想走向他,在他面前跪下,然后在教室中间把他吸出来。这个想法几乎使他当场射出来,最后不得不将指甲用力的掐进大腿来减轻欲望。 

 “操,”他喃喃自语。他在想些什么?他真的想再吸那混蛋的老|二吗?他可不是个基佬。

 “语言,Pine,”Quinto的声音猛的响起,在他书桌后的座位坐了下来。“下课后留下来。” 

Chris的双球因为这些话抽紧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更兴奋、更恐惧还是更愤怒。 

 时间慢得像爬,这节课结束时候,Chris的内脏都纠结在了一起,他的阴|茎太硬太难过了

 “坏运气啊,伙计,”跟剩下的学生一起离开教室前,Karl同情地说。 

 当教室只剩下他们的时候,Quinto看着他,Chris也回望过去,脉搏一声声敲打着鼓膜。

“过来,Pine,”Quinto说,指着他桌下的地板。 

Chris想告诉他让他滚开,他真的想这么做,真的。 

 但他太渴望把Quinto的性|器吸进嘴巴,所以他只能怒视着那个男人然后走过去,无视了那个更好的决定和在他头脑里尖叫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天哪,这太疯狂了,Chris想,他跪到地板上用急不可耐的双手拉开了Quinto的裤子。门甚至都没有锁,任何人都可能进来看见他嘴里含着老师的阴|茎。 

 无论如何他还是做了——把阴|茎放进嘴里开起劲的始吮吸,含着它呻吟叹息。上帝,这让他如此兴奋,Mr.Quinto的性|器在他嘴唇上伸展的感觉,咸咸的、让人沸腾的滋味和气息。 

“哦,该死的好极了”,Quinto道,纤细而有力的手指抚摸着Chris的头发和脖子。“吸它,Pine,妈的,你的嘴唇就是为了吸老|二而生的——为了我的老|二——” 

Chris的舌头绕着柱身打转,同时用手掌根部按压着自己的性|器。他的下巴已经隐隐作痛,但他停不下来,他总是要不够,大脑兴奋到无法思考。这就是为什么他花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有人走进了教室。当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时,他含着阴|茎僵住了。“Mr. Quinto?” 

 该死的,是Audrina。  

“是的,Patridage小姐?”Quinto说着,手压在Chris的头上,催促他继续给他口|活——就好像Chris那该死的女朋友不在这个房间里一样。这个混蛋听起来甚至没有一点呼吸不均匀。

“我想请教一下关于分配......”Audrina说着什么,但Chris没法集中精力听——现在很明显Audrina看不到他,他迫不及待的继续吸吮。Mr. Quinto的坚硬在他嘴里颤动,而这尝起来太美味了.....

Chris开始再次摆动起他的头,但这次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和呻吟。这很难。因为他该死的女朋友就站在几英尺之外,而她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正在吸着他们老师的阴|茎。这个想法更加点燃了他,上帝啊,他生病了,但他觉得刺激而放荡,他该死的爱死这个了。 

 “......谢谢您, Mr. Quinto,”Audrina在Chris舔着Quinto的双球的时候说。 

“随时,A—audrina.” 

 “你女朋友刚刚对我采取行动了,”门关上的时候Quinto嘶哑的笑道,一只手强迫Chris回到他的勃起上,“吸。” 

Chris听话的服从,围绕粗大的性|器愉快的忙活着。 

 “妈的,Pine,你用嘴唇包裹着我的老|二的时候看起来太美了,”Quinto说着开始向上顶进他的嘴里。“如果现在你的朋友看见你——像个基佬一样吸我的老|二,该死的,你太娴熟了——这是你吸的第一根吗?” 

向上瞪着他,Chris含着阴|茎哼了一声表示同意。Mr.Quinto兴奋的涨红了脸,双眼无神的向下盯着自己的坚挺在Chris里滑进滑出。“我觉得也是。上帝啊,我真想对你做些事。”

Quinto抽出了性|器。Chris呜咽着表达着不满,用嘴够到了那东西。Quinto嘶声笑着用渗着前|液的柱头摩擦着Chris的脸颊和红肿的嘴唇。Chris喘息着想把柱身含进嘴里,但是Quinto没有允许。他用阴|茎轻轻拍打着Chris的脸颊,“你要是好好求我,我就把它给你。” 

“操你的,伙计,”Chris怒视着他粗声说,好像他的嘴唇没有贪婪得渴望着一样。上帝啊,他的嘴巴太他妈空虚了他需要把它填满。 

Quinto咯咯的轻笑,抚摸着他的头发。他的眼睛浸满了墨色,“你渴望它,Christopher,很久之前我就注意到了,你有口唇抚慰症——总是舔你那罪恶的嘴唇,吮吸筷子、不停地嚼口香糖,你是为口|活而生的。现在,求我。”

 “老|二,”Chris抱怨道,顺着柱身长长的舔了一口,“想要。” 

Quino温和的笑了,“如果你好好地——充分的求我了——我怎么能说‘不’呢?” 

 他引着自己的阴茎放回了Chris嘴里,Chris含着它呻吟出声来。“吸,男孩儿。” 

Chris顺从的照做,尽可能多的舔舐着老师的阴|茎。天哪,他就要到了—— 

“不许碰自己,”quino咕哝道,Chris挫败的叹息,但还是听话了。Mr.quino用力的操|进他,几乎让他窒息,一次又一次直到他呻吟着开始用精|液灌满Chris的嘴。“啊哈...妈的!” 

Chris吞下了所有并且一直吸吮着Quinto发泄过的欲望,他不想放开它。 

 “太敏感了,”Quinto低语着抽出来,Chris有点失望。 

他脸红了,Mr.Quinto笑着低头看他,“别板着脸,Pine。坐到我腿上来,我会放点什么在你那贪得无厌的嘴巴里的。”

Chris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膝盖酸软,肿胀的欲望也因移动而有点发疼。Quinto把他拉坐在大腿上,把舌头猛的伸进他的嘴里。当老师用舌头有节奏的操|着他的嘴时候Chris发出甜腻的呜咽和呻吟。Chris跨坐在Quinto大腿上,双手缠上了他的脖子并且开始将他衣料覆盖下的硬挺撞向男人的腹部。Quinto的手下滑到Chris的屁股上,贪心的揉捏挤压。他的一根手指滑进Chris牛仔裤的腰带,顺着臀|缝一下下按压。Chris在Quinto嘴里喘息,他变得如此坚硬几乎要弄脏了衣服。

 “该死的,Pine,”Mr.Quinto说,他吸舔着Chris的下唇,双手托着他的屁股。 

Chris将思路一根根整理起来,他猛的睁开眼睛瘫倒在他老师的大腿上。草草草草!他刚才想他妈的什么呢? 

 “有强烈的同性恋错觉么?”Mr.Quinto的眉毛有趣的斜了斜,毫无恶意。 

Chris怒视着他,“我不是他妈的同性恋,”他咬着牙说,脸颊滚烫。 

Quinto对他笑笑,“当然,Chris,你只是喜欢吸老|二而已。别担心,这一点都没让你变基。” 

Chris满腹怀疑的看着他,但看起来Quinto一点也不像在讽刺,他看起来真诚极了。 

“是吗?”Chris说,说完后他简直要因为这句话里的不确定性踢死自己。 

Mr.Quinto拉上裤链,“当然,就像很多基佬都喜欢大胸,但这也没让他们变直一样。” 

Chris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同意这个说法,他以前也听说过的。 

稍感安慰,他拽拽T恤遮住了一片湿乱的裤裆转身准备离开。 

 “在我课堂上言语不敬,留校,Pine。我办公室,明天三点,不要迟到。” 

 --

Chris回到家里,他没有给自己撸一发。他装着一切正常,因为他本来就很正常。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他不是基佬。 

他跟姐姐开玩笑,陪父母看电视,跟Eric在电话里聊临近的足球比赛,然后在午夜上床睡觉。 

浑身赤裸,Chris在床单上舒展了身体,手里握着硬挺的性|器。他闭上眼睛,想象着Audrina丰满的曲线,挺立的乳|尖,嘴里泛出了津液。Chris把两根手指伸进口中吮吸,想象自己正舔咬着Audrina的乳|尖。他右手撸懂性器,手指不停地在口中滑动,抽出,插入,抽出,插入,直到感觉像一根阴|茎伸展在嘴唇上。Chris含着手指低吟,用力的吸吮,舌头打着圈着舔舐。他放开灼热的坚挺,把手伸进头发里爱抚拉扯,想象着Mr.Quinto正用力的把他扯向阴|茎。 

该死,哦该死的,这个想法让他更加欲火中烧,他大声呻吟着一时间忘记了卧室那面不算厚的墙。他深深地吞进第三根手指,几乎让他窒息,但还是不够,他想要Mr.Quinto的老二。挫败的呻吟了一声,他放开头发,手指一路下滑,触碰到了后|穴,就像他的老师之前做的那样。感觉怪怪的,但是很好的那种,所以Chris用手指涂开了前|液,开始一下一下戳刺着洞口。 

 哦,哦。 

Chris伸进一个手指,慢慢加深,在它碰到了内壁的某一点的时候他喉间溢出了呻吟。手指在后|穴中进出,同时不停的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干着嘴巴,思想因欲望而朦胧,性|器在小腹上滴着前|液,双球像要爆炸。Chris把第二根手指插入小洞,用力的,含着手指低泣着到达了顶峰。 

他在黑暗里大声喘息,心里想着,妈的! 

--
接下来的一天,Chris觉得学校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昨晚他用手指捅了屁股。他涨红着脸不敢看别人的眼睛——他明白这太他妈荒谬了。不是说用手指捅屁股这种方式手|淫就能让人变成基佬,Chris今天早上谷歌了这个该死的行为而这种行为似乎是完全正常的,对于直男来讲——像他这样的直男。 

“你是故意忽视我还是怎么样?”Audrina说到,双臂从后搂住了他的腰。 

Chris几乎差点退开,他今天一整天都紧张兮兮的。他笑了,用一只胳膊扣住她,“什么?当然不是了,宝贝。我只是觉得你还在生我的气——”

 “因为你对可怜的Anton的混蛋行为吗?”她面色尖利的瞥了他一眼。 

Chris笑了笑,“呃,是啊,我是个混蛋,我承认——但得了吧,就是为了搞笑而已,我没有直接欺负他,对吗?你知道我从不做这种事。” 

她带着长长的苦笑摇了摇头,“他甚至都不是同性恋,Chris.”

Chris笑着,“你在骗我,对吗?每个人都知道Yelchin是个同性恋,他被抓到穿女式内裤!” 

“不,他不是的,Chris。我不在乎你怎么叫那些同性恋,但是Anton不是同性恋,他只是穿着女式内裤——这有点奇怪,是的——但他绝对是直的,相信我。我在Jessica家度夏,才知道Anton是她的堂兄,他告诉我他想想吸老二都觉得恶心,更别说真的真么做了。” 

Chris觉得自己的脸慢慢的热起来了。想到那个出了名的同性恋Yelchin都不是真正的基佬,而他自己却吸过阴茎不止一次而是两次,他觉得想吐。 

“宝贝,你没事吧?” 

我需要去洗手间,”Chris说着大步走开了,没有理会Audrina的抗议。 

--

他想着要翘掉留校,但是他知道这样的话后果是不会太好看的。 

也许这就是个普通的留校,站在Mr.Quinto办公室门前的时候Chris对自己说。对,就是这样。

 他敲了敲门。 

“请进,”他的老师回应,Chris走了进去。 

“三点整,”Mr.Quinto说,一边正写着什么。“我真感动,Chris。”

Chris关上了身后的门。 

“坐吧,我得先写完这封信,”Mr.Quinto说着,没有抬头看。 

Chris走向那张看起来很舒适的大椅子坐了下来,他整个身体都很紧张,肩膀僵硬。 

但几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Mr.Quinto会要求他再做什么基佬之类的事,Chris开始放松了。他环顾着办公室,但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没有私人物品,没有配偶或者家庭的相框。关于Mr.Quinto, Chris了解的不多,没有人了解他。

他知道他的全名是Zachary John Quinto,29岁,喜欢条纹衬衫和有趣的帽子。Chris也知道学校里一半的女孩儿都在追他,因为他“哦我的上帝啊,太火辣了,那性感的黑色的眼睛,你看见他的手了吗?”Chris不是有意听这些闲话的,就他个人而言,他觉得他有两瓣比Quinto更火辣的屁股——而且另一半女孩儿似乎同意他这个看法。 

Chris看着Quinto优雅而有力的双手,好吧,他能感觉到那些吸引力,但是—— 

 他脸红了,意识到他正在想象着那些手指触碰他的后|穴。又一次。 

 该死的。 

 生活偏偏跟他作对,这个时候Quinto抬起头,看到他正脸红得像个处女。好的是从这个位置他看不到Quinto的性|器,不然他就会被抓到正对着它抛媚眼。Chris皱起眉头,“怎么了?” 

Quinto挑了挑眉毛,“没什么,Mr.Pine。” 

Chris的脸红的更厉害,他都要生自己的气了。他扬起下巴,“我想告诉你我不会做任何事了,明白了吗?我不是同性恋,你不能强迫我。如果你再试一次,先生,我会向董事会告你性侵犯。”

Mr.Quinto用他那聪明而敏锐的眼睛盯着他,“好吧,”他最终说。 

Chris眨了眨眼,吃了一惊,“真的?” 

Mr.Quinto看进他的眼睛,“当然,Chris。过去的三天我一直在密观察你,而你一次都没有再跟你同学找茬。没有再叫任何人同性恋或者基佬。你只是需要一个教训,而我对结果很满意。” 

Chris看着他,然后笑了。“你以为我真的会买那些鬼话的账吗?我不是三岁小孩,你知道的。无意冒犯,但在‘给我个教训’的时候您可受益匪浅呢,先生。” 

Quinto摘下眼镜,靠在椅背上,用他那深不可测的暗色眼镜凝视着他。“我当然享受,我相信你非常能意识到自己的吸引力。”他自嘲的笑了笑,“ 我只是个精力充沛的男人。” 

Chris满腹狐疑的检查他,但他的老师看起来足够真诚。他应该感到欣慰的——他是的——但是他的某一部分...不,他才没觉得失望。 

 ”所以...我留校干什么,然后呢?” 

Mr.Quinto做个手势指着桌上的堆的一大堆文件,“我需要你将那些论文按等级分类整理,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Chris眨眨眼,“好的,”他说,仍让难以相信这次留校的内容真的不包含给Mr.Quinto口活这一项。因为这个想法他嘴里泛出了津液。他很生自己的气,Chris收起下巴,把他的椅子推到桌前开始工作,而Quinto也把注意力转回到了文书工作上。 

他们都沉默地工作,不压抑,但也算不上友好。空气里蔓延着一丝紧张,因为一些原因,Chris对Quinto的每一个动作都异常敏感。 

对沉默不耐烦了,Chris清了清嗓子,“所以...你是同性恋还是什么?” 

Mr.Quinto继续书写着,“这是个非常私人的问题,你不觉得吗?” 

Chris咯咯笑了,“得了吧,伙计。我都含过你的老|二了,这可私人得不能再私人了。” 

Mr.Quinto微微笑了,目光依旧停留在信件上,“我猜是的,”他继续说之前停顿了一下,“我不喜欢贴上标签,但如果你坚持用这个的话,我是双性恋但更倾向于男性。” 

“哦,”Chris说,觉得脸颊开始升温。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直接的告诉他比较喜欢男人,“所以那你...” 

 “那我怎么?”Chris声音慢慢低下去的时候Quinto问道。 

Chris盯着老师的双手,不敢看他的脸。“你经常这样做吗?我的意思是,强迫你的学生给你口|交?” 
男人的笔尖静止了,“我从来不强迫我的学生给我口|交,Mr.Pine”,他缓缓的说,“这会把我送进监狱的。” 
Chris皱起眉头,但还是不敢抬头看,“但是我呢?” 

 “你...你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你是个例外。” 

这让Chris有点生气,“为什么?我肯定我不是第一个在走廊里给别人取外号的人。” 
“对,你不是,”Mr.Quinto微微一笑,“我说被你吸引了是真的,Chris,但是如果你自己不想要的话我用绝对不会那么做。” 
Chris僵住了。然后他笑笑,“有意思,伙计,真是有意思。” 
Mr.Quinto叹了口气,“别吓唬我,Pine。我跟你说过,喜欢口活并没有让你变成同性恋,这只是爱好问题。你知不知道很多同性恋是不喜欢口活的?这同样没让他们变直。很多直男也不太喜欢去上女人,这也没让他们变成基佬。有时候,我也喜欢去上女人,但这没有改变我更喜欢老二的事实也没让我直一点。停止标签式的思考,Chris,你可以喜欢或者不喜欢一些东西,否则标签只能作为下流话而存在。” 
Chris确定他的脸红的像番茄。他想起Mr.Quinto叫他基佬、同性恋还有妓女在他吸着他的分身的时候。“所以你也喜欢吸老|二?”他的一部分仍然无法相信他真的在跟他的老师进行一场这样的谈话。他那该死的老师。 
Quinto耸耸肩,“我猜是的,即使我没有像你那样渴望。” 
他的脸现在一定是紫色的。Chris舔舔他的嘴唇,犹豫着。为什么不呢?他不想在跟另外的人谈论这个了,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傻瓜才会相信网上的一切。“所以...手淫的时候把手指插进后|穴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喽?” 
Chris能看到Mr. Quinto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他鼓起勇气,目光滑上了Quinto的脸。 
Quinto的眼睛好像比他平时见到的颜色更深了,他目不转睛得盯着Chris,“你把手指捅到屁股里?几根?” 
Chris舔了舔嘴唇,“两根。” 
Quinto紧紧地握住手中的笔直到指节泛白,“你喜欢么?” 

Chris在桌下调整了下硬起来的性|器,“是的,我猜——我没有碰我的老|二就射了。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是吧?很多直男都这么干,是不是?” 

Quinto张了张鼻孔,“没有碰你的老|二你就到了?” 

“恩,怎么?这很不正常吗?” 

男人给了他一个扭曲的,几乎是痛苦的微笑,“相当不正常,是的。你用润滑剂了吗?” 

“呃,没有,只是前|液。” 

Mr. Quinto摇摇头,“下次用润滑剂,会让你感觉更好而且不那么疼。” 
Chris又舔湿了嘴唇,“呃,我没有润滑剂,撸管的时候我一般用唾液。” 
Quinto笑了笑,“上帝啊,真是年轻人。”他打开自己桌子的抽屉,拿出一瓶润滑剂。“给。” 
Chri盯着Quinto手里的瓶子,然后疯狂的摇头。“我不能——我再也不需要润滑剂了,我不会在我屁股上做那种事了,我不是——” 
Mr. Quinto捏捏鼻梁,“你又被标签限制了,哪怕你喜欢玩你的屁股,这也没让你变成‘同性恋,’Pine。你是对的:很多直男都这么干——甚至让他们的妻子用假阴|茎操他们。这再正常不过了。”他的看向Chris的眼睛,“让对于同性恋的偏见阻止你享受你喜欢的事情太愚蠢了。你那里似乎尤其的敏感,不去探索更是格外的愚蠢。” 
Chris笑了笑,然后开始大笑,“该死的,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在谈论这个。我认为你是教历史的,而不是性教育。” 
Quinto仰头微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我是作为一个人在跟另一个人谈话——不是你的老师。你十八岁了。对吗?” 
“是的,两周前满十八岁。” 

 “那你是个完全有资格谈性的成年人了。你不是处男了,是吗?” 

Chris笑了,“妈的,当然,都有几年了。” 
Mr. Quinto再次朝他笑了,Chris的性|器蠢蠢欲动。上帝啊,这是他妈的怎么了? 

 "我想是的,”他的老师说道,“如果你不想自己探索的话,下次跟你女朋友做的时候可以让她帮你。” 

“什么?没门儿,伙计,”Chris哂笑这说。他不能想象哪怕是请求Audrina用手指捅进他的小洞,更别说真的那么做了。让她那样做的想法至少都不能让他觉得兴奋。违背着自己的意愿,Chris的目光转移到了Mr. Quinto纤长的手指上。他舔舔嘴唇,猛的抬起头。他脸颊泛红,意识到他被抓住了。

-- 

老师正专注的望着他,他的学生喘息着呼吸开始不均匀。“我明白了。过来这儿,Pine‘’ 

Chris舔舔嘴唇又摇了摇头,紧紧地抓着椅子的扶手。 

“过来这儿,”Quinto重复道,墨色的眼睛在Chris身体上逡巡,目光停留在t恤下面已经硬起来的小乳头上。“我只是跟你介绍一下你的屁股,Chris,这不会让你变成同性恋的,不要担心。” 

如同在梦境一般,Chris站起身绕过了桌子。他两个膝盖都在打颤,所以不得不把臀部贴在桌子上站稳。

Mr.Quinto站起身,现在他们面对面,之间的距离只有几英寸。他的眼睛下滑到Chris的嘴唇上,他看起来想要吻他。Chris舔舔嘴唇,而Quinto又把目光扯回到他的眼睛上。 

“转过去,”他说,他的声音有点嘶哑。

Chris顺从了,他脸颊滚烫,“听着,也许——”

当他的老师拉开他的牛仔裤用手擦过他的分|身的时候,Chris猛的吸了一口气。上帝啊,他简直不能他妈的相信他在做这个——他的老师褪下他的牛仔裤和内裤,让屁股赤裸在空气中。 

“操,Pine,”Quinto说,听着像喘不过气来。手掌握着他的屁股揉捏,“真他妈的漂亮。” 

听到这个的时候Chris有点奇怪但是同时——妈的,Quinto的抚摸让他的皮肤泛起了鸡皮疙瘩。

“趴在桌子上,”Quinto粗声说,Chris这样做了,他想象着现在自己看起来的样子,脸开始升温。 

听到老师在他身后跪下的声音,Chris从肩头转身看过去。“恩,Mr.Quinto,你在干什——”当他的老师用舌头猛烈的撞击着他的后|穴的时候他发出了喘息,“该死的,停下——这太他妈恶心了——”,而且基佬。 

Chris试图把Quinto的头推离他的屁股,但Quinto用力的抓着他的把舌头挤进去。“啊哈,该死的,让我走——我改主意——恩...” 

当Quinto用舌头猛操着他的屁|眼的时候Chris的抗议变成了一个长长的呻吟,它越钻越深,一次又一次,直到怎么也该死的不够深。Chris呻吟着开始撞向那条舌头,要求着更多。 

“——更多,Mr.Quinto。” 

一阵沙哑的笑声,“叫我Zach。” 

Chris抱怨着抬高了屁股,“该死的,我想要更多——更多。” 

又是一声轻笑,舌头对小洞的触碰完全停止了,“等一会儿,小家伙。” 

Chris重重的喘息着,在桌上研磨着滴着液体的阴|茎,他的后|穴痉挛着而且太他妈的空虚了。终于,两根涂满了润滑剂的手指推进了小洞,瞬间就被紧紧地包围住了。 

“操。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么...”Mr.qonto——Zach——喘息出声,手指在他的小洞里来回抽|插。Chris呻吟叹息着当些手指反复的轻轻刷过那一点的时候——太轻了,他想要更重。 

“再用力,”他粗粗的叫出声,不知羞耻的撞向Zach的手指。天哪,该死的他就要到了,他只是需要再用力一点点。 

Zach嘶哑笑道,“不。” 

Chris简直想揍他。“为什么他妈的不?”他咬着牙说,扭动屁股在手指上研磨。 

“因为待会儿我要用我的老|二代替手指。”

Chris的眼睛,因觉醒而蒙上雾气,睁大了。“没门儿,”他叫道,“我不是基佬。” 

Zach突然抽出了手指,Chris开始呜咽,他的小洞痉挛着。哦操天哪,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么空虚过。 

“想要老|二吗,Pine?”Zach说,手指在他的后|穴上画着圈。Chris喘息着想要把自己钉在那些手指上,但Zach拿走了它们,轻轻笑着。下一刻,Chris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穴|口上滑动顶|弄,“得了吧,Pine,接受吧,我们都知道你想要它。” 

Chris疯狂的摇头,但他的身体有自己的想法,它已经把自己推向了坚挺,当前端顶进括|约肌的时候,他发出了喘息。没他想象的那么疼,所以他再次向后推,在Zach的性器完全顶进去的时候呻吟起来。 

“妈的,Pine,”Zach叹息道,他的手指陷在Chris的屁股里,“你简直不像真的,”他抽出来又推回去,让Chris发出呜咽。“如此饥渴...如此完美...你是为了让老|二填满你的每一个洞而生的——” 

他呻吟着加快节奏,他完全没有控制的操|进Chris,没有丝毫的温柔——Chris不敢相信他是如此的爱这一切。爱阴|茎在他身体里,爱像个基佬一样趴着被|操。他呻吟着撞向他的老师的欲望,他自己的阴|茎打湿了Quinto的论文。 

 他们的喘息和呻吟声在房间里回荡,他们靠在一起动作,动作越来越快。妈的,门甚至都没锁。Chris想着,但这个想法让他渴望着更多。

他将三根手指放进了嘴里当Zach不规律的撞击着他的时候,不断擦过那甜蜜的一点直到Chris含着手指呻吟着到了。 

他瘫倒在桌上,气喘吁吁,意识模糊,Chris感觉到Zach重重的顶了他几下,滚烫的液体填满了小|洞。 

“Holy fuck.”zach喘着气倒在他身上。 

Chris笑了,喝醉了似的。“是啊,真是我本来的想法呢。”有点古怪,但他绝对不是吓坏了;他知道他会的,但不是现在。 

Zach叹口气,揉着后颈,“该死,Chris,你永远的毁了我的性生活。”

Chris呆呆的笑起来,“爽吗,嗯?”

Zach笑着从他身上站起来,“的确。”

Chris也站直了身子,因为屁股对刚才运动的抗议扯了个鬼脸。拉上他的牛仔裤和内裤,Chris才终于意识到他们几乎完全穿着衣服。呵呵。 

他看着Mr.Quinto——不知何故,现在他的老|二不在他屁股里了把他当做Zach有点别扭——他发现他深深的皱着眉。Quinto看起来有点凌乱,他满脸通红,头发乱蓬蓬的,但他的嘴巴有点可怕。 

“怎么了?”Chris说,一边拉上拉链。 

Mr.Quinto一只手刷过他浓密的头发,“我不敢相信我做了这个。”

Chris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然后笑了,“什么?我觉得在这里我应该才是气坏了的那个,怎么你突然就有了道德感了?” 

Quinto下颌的肌肉开始收紧。他双手插进西裤的口袋里,“这不一样。口活是一回事,而且你乐意这么做。是的,你做出了选择。Chris——如果真的想的话你总是可以选择离开的,但是你没有。可是这个——当你欲望太盛没办法思考的时候我利用了你。更糟糕的,我甚至没用安全套。”他严肃的笑了笑。“我想都没想。而且最糟糕的是,尽管一切已经如此,我还是想立刻再做一次。该死,你有向当局告发我的一切权利,Chris。” 

Chris看着他,感觉像被撕裂了一般。他的一部分——这部分生气Quinto扰乱了他整洁平静的生活——他很想说好,他会告发这个家伙。这是他应得的。但是他的另一部分想问他们什么时候能再来一次,求你了,求你了。 

Chris哪个都没做,他漫不经心的耸耸肩,“别因为这个折磨自己了,伙计,我们只是找点乐子,不意味着什么。” 

他转身离开。

脚步声在寂静中回荡。 
在他几乎要走到门口的时候,Quinto的声音止住了他。“留校,Pine,你毁了我的文书工作。明天,四点钟。不要迟到。” 
Zach的声音有点问题,一点点不确定和大量的希望。 

Chris转向老师,慢慢的笑了,感觉桌子好像转起来了。他觉得能量充沛,充满欲望。好像他是那个掌控着一切的人。这让他兴奋得要命。 

Zachary John Quinto不知道被什么击中了。到月底,他会被榨干在Chris手上的。 

他的性器抽动了一下。 

“不会的,先生。”

评论(4)
热度(43)

© Justi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