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sa

存文

【翻译】Daddy Issues by spocksass

Summary   


Zach和Chris相互试探。
 
Zach总是拿Chris开玩笑。不论是在酒吧里炫耀调情技巧还是在电视节目里展示演技,他一直如此。chris知道他只是开玩笑,至少大部分是。在STID拍摄期间,Zach不停地拿chris的角色或者制服开玩笑,比如“你头发颜色好像呕吐物啊”之类的,而这几乎是也是最无理的侮辱,Chris一点也笑不出来。实际上,Zach并不是个创造力十足的人。


 
有次他又开玩笑说“Jim有恋|父情结”,Chris哼了一声回击“我的角色或许有恋父情结,但要说这里哪个人有恋|父情结的话,是你。” 



Zach没有再做出回答,他眯起眼睛,交叉双臂,然后大步走开了。


 
Chris暗自诅咒自己竟然这么蠢,zach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晚些的时候Chris去Zach的拖车道歉,Zach打开门,还戴着Spock的尖耳朵,但换了连帽衫,浑身是汗。Chris小心翼翼的问他是不是可以进去,Zach一言不发让他进了屋。


 
“Zach,听着,我刚才真是个混蛋而且对不起,我完全忘记你父亲已经过世了,我应该尊重点的。” 



Zach叹口气,摇了摇头,Chris刚要张口申辩,但Cach笑了笑说,“没关系,我接受道歉,但是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做的,是我有点反应过度了。我七岁的时候他就去世了,我的意思不是我真的克服了这些,不是说我不想念他,我只是没有太多的记忆来想念他,除了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 



“无论如何你不该忍受这些的”,chris仍然感到愧疚。 



Zach轻轻地拍拍他,“闭嘴吧,好吗?”


 
Chris笑了笑,“你知道的,其实我可以做你daddy来着”,他调侃道。 



Zach笑起来,但目光避开了Chris的眼睛,“谁知道你沉迷于恋|父情结呢。”


 
金发男人意识到了Zach眼睛里的什么东西,“妈的,我又做这种事了,是吗?该死,我真是个混蛋朋友,Zach,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 



“Chris,停下,这不是你的问题,是我。” 




“人们跟别人分手的时候都这么说,你要跟我分手吗?”Chris装出十分受伤的样子,双手交握在胸口。 



Zach转了转眼珠,“闭嘴,我们没有在约会,前提是我甚至没想做你男朋友。”


 
Chris心里自嘲一下,觉得有点疼,“真够刺耳啊,Zachary。就是因为你真的没有恋|父情结所以我们才不能在一起,真可惜。”他叹口气,傻笑着看着Zach,“我们可以很有趣的”。 



Zach眯起了眼睛,又斜了斜眉毛,尖尖的耳朵让Chris很难严肃起来,但见鬼的,如果他说zach戴着那些耳朵不好看,那他一定在说谎。 



Chris决定再讽刺他一下,傻笑着。“哦,daddy,我想要更多呢,求你了。”他用自己最“性”感的声音说。 



Zach挑起一边眉毛,“我真希望你实际上并不是听起来的那样。” 



Chris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发现他被那该死的挑起来的眉毛吸引了。“也许我就是呢?确认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出真实的自己。”


 
“Chris,找个人来干|你这个方法糟透了,所有你需要做的就是问,我相信他们能帮上的忙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 



“你要去问吗?” 



“不。” 



“那如果我错了你就得干|我,bonjour(法语你好)在意大利语里是食物的意思吗?”


 


Zach呻吟了一声,“上帝啊,该死的,Chris,这实在是太可恶了。”(原文用“that just susks”,suck有吮吸的意思,懂得。。。) 



“我也喜欢。” 



“Chris,停下。”


 
“不。” 



“操你的。


” 
“你完全该这么做。


” 
“你是认真的?” 



“嗨啦~” 



“这他妈的什么意思?” 



“上帝啊,该死的,Zachary,吻我。”


 
Zach猛地把Chris推倒在椅子里开始吻他,不是白马王子亲吻灰姑娘那样,更像是一头狮子终于得到了期待已久猎物。没人能说所有这些啃咬、牙齿的碰撞、舌头的纠缠是有生以来最好的吻,但他们都必须承认这绝对是嘴让人性|奋的一个。 



Chris在Zach身下呻吟,而后者正戴着那对该死的瓦肯尖耳朵,沿着他的下巴、耳朵脖子一路吸吮舔|咬。 



“所以,那你的情结是什么呢?”Chris问道,同时他感觉自己的衬衫被剥离了身体被扔在了一边。 




Zach在Chris肩膀上重重的咬了一口使得Chris叫出声来,也许更多的是吓了一跳,Zach却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Chris真是爱死了Zach的呼吸痒痒的磨蹭着皮肤的感觉。 



“恩,我确实有个daddy情结,而这对你有好处,”他说着同时舌头绕着Chris的乳|头打着圈儿吸吮。 



“哦~哦~,好极了,还有吗?” 



zach转而攻击另一个乳|头,“润|菊。”chris点点头,低头看着zach,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那对尖耳朵上。 



“对,润|菊,对。daddy和润|菊,这个可以有。还有更多吗?” 



Zach抬头看着Chris假笑,“在这个拖车里我们可做不了更多了,”他又吻了Chris一下。“你觉得呢。公主?喜欢这种爱称么?还是更喜欢亲爱的?宝贝儿?”Chris舔舔嘴唇,眼睛完全沦陷在Zach温柔的注视里。“或者...舰长?”Chris看着Zach坐上了他的大腿,“你对尖耳朵有什么情结么?”Chris脸红了,Zach又笑起来。“我先前注意到你总是盯着它们看,你想让我用Spock的声音说话么?那样能征服你么?” 



Chris无法作出回答,因为Zach的臀部正打着圈儿研磨挤压Chris早就硬了的性|器,Zach正在给他跳他妈的大腿舞! 



他发出一声哀鸣,“Zach,求你了。”


 
“对你来说不是Zach,我认为我们已经确立了这个。” 



Chris一下子喉咙发干,声音有点嘶哑,“求求你,daddy”,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Zach皱起眉毛,“什么?” 



“求求你,daddy!” 



Zach笑着停止了动作,站起身来。“站起来”,Chris照做了。“脱掉牛仔裤和内裤。”Chris依然照做了,站在Zach对面任他从头到脚打量自己。Chris觉得脸颊开始发烫,为什么Zach会让他有这种感觉?“现在用手和膝盖支撑,趴下。” 


Chris照他说的做了并且想知道他有没有润滑剂。大概没有。 



Zach像揉生面团一样揉捏着chris的屁股,挤压,拍打。Chris忍着不发出声音,但拍打越来越重,chris咬紧了嘴唇直到他觉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住的时候,zach停下了,移开脸颊,在他的洞口与双球之间舔出一道水印。Chris开始啜泣。


 
“喜欢这个么公主?” 



Chris能感觉的他的呼吸,他点点头,“是的,daddy。”


 
Zach在用舌头探进这个金发甜心的小洞之前反反复复的做这个动作。他感觉到了肌肉的紧绷然后抓住了chris的腿,“放松,亲爱的”。 



Chris尽可能的放松自己,但是你越想这样做的时候就越难以做到。Zach不断地咬着穴|口的环|状肌,试着让它伸展开来。小小的叹息声从chris嘴里冒出来,促使着zach做更多。Chris感觉就要到了,呼吸越来越重。Zach也感觉到了,所以他停下来,拉开了距离,嘴唇红肿。 



Chris转头看向zach,“为......为什么停下了?” 



“你只能自己爬到我的老|二上来”,zach笑起来。这个得意的混蛋。


 
金发男人听到了扯开包装袋的声音,也许是个避孕|套。Zach把性|器抵在chris的后|穴上,“如果需要我停下来的话,告诉我,好吗亲爱的?”chris点点头。


 
他咬紧了嘴唇。这不是他第一次跟男人做,但距离上次做这个已经过了太久了。他能感觉到身体在伸展,在张开,而这感觉都化作了小声的低泣从唇间溜出。他发现Zach停了下来。“我还...还好,”在继续动作之前Zach沿着他的背部火热地舔|吻。越来越疼了,一滴眼泪顺着chris脸颊滑落滑落。 



“你还好吗,Chris?”Zach问,满是紧张的关心。 



“给...给我五秒钟。”Chris迅速的抹掉眼泪,抽了抽鼻子。“继续。”


 
Zach俯下身轻咬Chris的肩膀,“你做的非常好,宝贝。为daddy做的非常好。” 



Chris听到表扬时低吟出来。Zach慢慢的抽出一点又慢慢地推进去,让男人在他身下喘息。他又做了一次,Chris也再次发出哀鸣。Zach笑着,抽|插地越来越快,越来越重。 



Chris觉得自己都要被撕裂了,但这种感觉很好,当zach撞击到那甜蜜的一点时,他哀怨地,呻吟喘息着要求更多,“还...还要d...daddy,求求你!”他急切渴求着高潮,觉得自己像要炸开了。 



Zach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愉悦的呻吟声从喉间溢出。Chris是如此的光滑、温暖而又致密,Chris的一切都是他的,没有人可以拥有他。他对他宣示了所有权。他感觉到肌肉在他周围收紧,这种紧握感足够让他到达制高点。 



“Z-zach,daddy!fuck!”Chris在Zach高潮之后也随之到来,全射在了拖车的地毯上。妈的。 



他瘫倒在地板上,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Zach退出来,“妈的,Chris”,他喘息着将瘫在地板上的人挪到了沙发里。“我来帮你清理,”Zach站起身拿了湿纸巾回来,把虚弱又精疲力尽的Chris弄干净。 



“我能睡在这儿吗?”chris喃喃道。 




Zach笑着吻上了他的额头,“我们又不是一小时约会,睡吧,公主。”


 
Chris躺下身子,Zach拉过一条毯子盖在他身上。“你会一直这样叫我的,是吗?” 



“是的,只要你一直叫我daddy。”


 
“操你的!”


 


“我刚就这样做了。” 


END

评论
热度(18)

© Justisa | Powered by LOFTER